送6元金币的棋牌_送6元金币的棋牌

2019-07-14 14:09:37 来源: 齐鲁证券网

  上班的人有工资、奖金、年终奖,那些不上班的人,他们是怎么挣钱的?

  文 | 婷婷的勇敢世界

  图 | 郁哥 & Easy

  上班摸鱼打农药,在峡谷遇到了领导,领导甚至向我发起了组队邀请,气氛一度有些尴尬..... 看到同事的蚂蚁森林可以收能量也不敢去偷,怕别人知道自己在神游。

  上班的这样,自由职业者是不是就不摸鱼了呢?不,摸鱼是人类从狩猎时代带来的天性。自由职业者摸起鱼来更加无边无际。

  不用争,一个成年人,高度集中注意力去做一件事情,撑不了多少时间。一般25~45分钟,人的注意力就会溜走一次。我有两个朋友,他们是大家眼中的自由职业者。没工作,有活儿干。同时,他们也都是跟我们一模一样的摸鱼高手。

  姓名:EASY

  职业:独立技术顾问

  履历:某大厂云业务负责人

  “这一年没上班虽然看起来很自在,但其实每天不干点正事就会有一种焦虑和愧疚感。上班那几年,下班和周末倒是玩得毫无牵挂……”

  对于easy来说,明明没有上班,却很久没有漫无目标、无所事事的过一天了。都是一堆的事情摆在那里,为了不做它们,刷微博看rss一转眼晚上十点了,最后变成了有目标的……度过了无所事事的一天。

  谁说只有格子间里好摸鱼呢,以上,正是一个自由职业者的摸鱼日常了。

  Easy是个极客,他赚钱的方式是做课程。把做好的技术类课程放到平台上去出售,帮助到一些想在技术领域入门和有所发展的人。在这个过程中,既整理了知识,锻炼了自己的写作和表达,还能挣钱。虽然活儿干起来有点苦,但是能够把一份时间售卖很多份钱,其实是一种不错的商业模式。

  在成为自由职业者之前,他的履历和北上广深的很多大厂人是相似的:很好的教育背景,毕业去了一家很有名的公司,在一个快速发展的行业里积累超过10年,并迅速成为公司核心业务的负责人。2017年他辞掉干了10年的大厂工作,从北京回到家乡重庆。买房装修并迅速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(工作室员工只有他自己)。

  他出品的产品主要是关于“做事”的课程,不是关于“应试”的。过去一年他的课程卖的还行,几千块钱一套的课程,卖出去有几百份了。

  但是要说多赚钱吧。也不一定。参照如今各大公司顶级程序员的年薪,大部分课的收益达不到各位程序员年收入的。即使是网易和腾讯官方做的几千的大课,也就卖几百套。还有30%+的平台分成、25%的个人税代扣(部分平台可以自己找代理公司开票,但成本也在10%了)以及iOS平台上30%的苹果税。

  一个人单飞最辛苦的是,除了擅长的工作以外,你还得干点自己不擅长的,比如Easy:本以为单飞后的主要精力是在做课,但其实卖课更劳心费神。 一年下来做课的时间一半,另一半都在做各种销售。

  如果是要脸不愿意到处发广告的性格,就更难做了。平台帮推?他们一般有自己官方的大课,就算同样投入推广,学员还是喜欢买官方的课。当然,那种和平台内容互补的小课是没问题的,但小课挣不了啥钱。

  Easy算是在线讲师中的佼佼者了。他很清楚自己的付费人群需求在哪:那些不看源码不看手册来付费看你的文章和课程的,基本就两类人:①看不懂手册的 ② 想省时间的。

  要将一个复杂的东西讲简单,必然需要隐藏细节,这也必然会带来不精确性,严格的说,就是错的。所以Easy讲自己做的课程产品是“桥”,只是用来过河的。过去以后,就可以拆了。付费课程从来就不是为知识付费,知识是免费的(至少在程序员世界是这样),你是在为自己的学习能力、英文能力和时间精力付费。

  至于学完以后,自然也是不能保证学员一定能找到工作的。但可以让你做出一个覆盖全平台的、类似简历系统和微博信息流这种复杂程度的应用。剩下的就是自己多写写项目,给自己的简历累积资本了(这里的项目不是指那些玩具和高仿,而是指真的有用户在用的项目)。

  用户还是更喜欢在PC端进行深度学习

  过程是很辛苦的。光是补充几十个小课到年度课程,就没日没夜的干了两个月。至于整套课程,需要系统学习17周才能学完。但是在这个过程里。Easy实现了以输出为输入。

 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叫充电宝一样,充电半年放电半年,一直放电不充电,就变成输出雷同的培训讲师了(意在强调定位,培训讲师没什么不好)。动手做独立开发,然后再执笔把这个过程表达出来:不断的学习,不断的做新的内容,在这个过程里,自己也得到了成长。

  有时候产品封装太厉害,就变成讲框架了,过于抽象。后来还是完全从原生一点一点改上来的,给出改的原因,思路和最终方案。当一个产品被Easy判断为还没达到商业产品的水准,就不会被上架。

  最近,商业课完成之后Easy有空了。家里吸油烟机灯泡坏了,自己网购灯泡,搜索视频学习安装;想吃炸鸡米花也不点外卖了,自己鼓捣蒸汽炸锅,居然比店里的好吃。

  在收入上,做在线课程的好处是,不管课程销量多少,有一块算一块,回款方面不操心。Easy的其他朋友们,单飞就没那么顺畅了:一朋友公司做外包,去年挣了100万,成本50万左右。刚想让土豪请吃饭呢,结果有40万一直收不回来。今年说无论如何要转型做产品了,不干外包了。

  还有另一个小同学毕业实习进了一家公司,眼瞅着公司要黄,老板和副总消失。客户催活,出于责任心小同学就带着人把活干了跟大伙把钱分了。接着老板出现了,说让再帮忙在做个单子,熬了一周几乎不睡觉把活干完,最后老板不给钱。“冤冤相报何时了”。小同学之后就安心上班了。

  小公司的日常——垫钱做项目,尾款收不到。“客户拖欠不是问题,问题是客户跑路……打官司基本就是骗自己”。

  Easy说,哪天自由职业干不下去了,再考虑换个地方上班。但是不管在哪里,程序员应该对自己好一点。而他对自己好的方式竟然还是,写代码。差不多每年都会写一个“只为自己”的程序。不是那种顺便应付的写法,要让自己看着爽、用着更爽,写到满意为止。

  姓名:郁哥

  职业:散养编剧

  履历:写小说的中专生

  “我不用走出舒适圈了,我在哪都不舒适。不舒适的状态就是我的舒适圈,所以我在舒适圈的时候还舒适吗?如果不舒适,那么我在舒适圈。”

  郁哥是个职业编剧,抽电子烟,喝零度可乐,过着昼夜颠倒的生活。签约在国内最好的影视集团,但基本不用去公司。一人一狗住在北京周边,靠近河北但是行政区划属于北京的地方。

(T责任编辑:娄在霞 HN151) {td_xwnr1}
责编:齐鲁证券网
加载更多